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李逵日記-第1部分


(1)
t..
扈三娘生了,是個大胖小子,我心里十分納悶,二月份才結婚,這才剛剛進八月、、、這里面肯定有古怪、、、
聚義廳照例聚會,煩透了,本不想去,但強盜圈就這么大,抬頭不見低頭見,不去說不過去,去了就得隨禮,哎!我區區一個堂級干部,一月俸祿才二十兩銀 子,前幾天秦明結婚隨了十兩,他是廳級干部,給少了不好看,何況我以后可能要歸他大舅子花榮管。不過心里想想,秦明這廝忒不要臉,二婚還搞的這么隆重,咒 你生兒子沒屁眼。
扈三娘和王矮虎都是堂級干部,跟我平級,王矮虎武藝有限,人品也不咋地,估計沒多大前途,本來想給二兩銀子意思意思行了,不過扈三娘好像在宋大哥那邊說得上話,最近中層干部要調整,這是關鍵時刻,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給五兩吧。
聽說張順的爹快死了,剩下的五兩得給預備著。
幸虧這個月下山干了票大的,山寨規定按百分之十提成,估計有十兩銀子分紅,明天先預支一下,不然得喝西北風了。
王矮虎那廝臉笑的跟花似的,越看越惡心,扈三娘怎么嫁給他了那?要長相沒長相,要內涵沒內涵!哎!好菜都讓豬拱了。
會上發生了點小小不快,晁天王和宋大哥又吵了起來,其實也不是啥原則性分歧,晁天王說孩子像爸爸,宋大哥說像媽媽,兩人總愛為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較勁。
兩人爭執不下,臉紅脖子粗,像發情的公雞,每當此時最討厭,兩人非得讓手下表態,林沖借口喝醉了狂奔出去嘔吐,戴宗犯了間歇性耳聾,公孫勝、劉唐和 阮家三兄弟支持晁天王,花榮、武松和魯智深支持宋大哥,吳用這廝最狡猾,說鼻子像爸爸,眼睛像媽媽,讀書人花花腸子就是多,輪到我了,我慢條斯理的說,都 不像,像我!扈三娘大怒,拿起酒碗潑了我一身,眾人哈哈大笑,才算過去了。
其實,那孩子,像宋大哥,黑不溜秋的,但是我沒敢說
。 t
李逵日記(2)
t`~
酒,真是好東西,它可以讓人忘記煩惱。
晁天王喝多了,宋大哥也喝多了。兩人剛剛還臉紅脖子粗,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轉眼間就像親兄弟一樣,手拉著手,痛說革命家史,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看來老大還真不是一般人能當的
晁天王醉醺醺的說,搶劫生辰綱那次,多虧賢弟及時報信,不然我們兄弟幾個就折進去了,你是梁山泊的大恩人,這頭把交椅該你坐、、、
宋大哥連連擺手說,江州劫法場那次,若不是老哥你帶著兄弟及時趕到,恐怕小弟早就淪為刀下之鬼了,這頭把交椅還是大哥你坐、、、
這兩件事都叨叨八百遍了,耳朵都起繭子了,朱武在一旁冷笑,我想,其中內幕絕非“義氣”二字那么簡單、、、
吳用拿著把四處漏風的破蒲扇,一邊搖一邊念念有詞:安得廣廈千萬間,大辟天下寒士盡歡顏、、、那表情,那神態,很是悲傷,跟死了爹似地
我心想,文化人真他媽的虛偽,咱是什么?強盜!老百姓的房屋就是咱燒的,老婆孩子也是咱殺的,你還在這里充什么大陷包子?真不害臊!不過這話不能明說,畢竟人家是領導嘛,領導天生就是虛偽動物,宋大哥和晁天王天天都在背后問候對方的八輩祖宗,見了面不照樣稱兄道弟?
公孫勝是道家,按說出家人不該喝酒,這廝非得喝米酒,說什么米酒是素酒,不算破戒,殺人放火的事你都干了,還在乎這點小事?又想當表子又要立牌坊,真沒意思!看人家魯智深,也是出家人,人家就敞亮多了,該喝酒喝酒,該吃肉吃肉,也沒人笑話他!
..
(3)
酒場上男人的三大尷尬:自己喝醉了纏著兄弟的老婆,老婆喝醉了纏著自己兄弟,兄弟的老婆喝醉了纏著自己。
第一句話是魯智深總結的,據說有一次他喝醉后曾拉著林沖的娘子叨叨個不停,不過那是上山之前的事了。
第二句話是張青總結的,他老婆喝醉了就愛纏著別的男人沒完,每當此時,他坐在那里,臉青的跟蘿卜似的。
第三句話是武松總結的,糾纏他的女人海了去了,其中,曾經有個女人是他的親嫂嫂,而這個女人,也是被他親手殺的,他自己從來不提這事,當然,也沒人敢問。
我從沒有類似經歷,原因有三:一、我沒老婆,二、我喝醉了只會抱著樹哭,絕不會抱女人,當然,最主要的是女人也不會讓我抱,三、從沒有一個女人喝醉后纏著我,哪怕醉的不省人事,見了我,立馬就醒了。
..
李逵日記(4)
t-^!
我發現一個規律,男人的相貌會影響女人的酒量。比如,如果我坐旁邊,那么女人個個都是女中豪杰,揎拳捋袖,千杯不醉,如果換成武松,那旁邊的女人抿兩口就臉色緋紅,直喊頭疼,甚至步履踉蹌,真tm邪了門了。
孫二娘又喝多了,大紅裙子系腰間,一只腳踏在板凳上,唾沫橫飛的拽著武松拼酒,武松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臉漲得通紅,看來長的帥也是種負擔。
女人這東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是王矮虎教育張青的話,張青哭喪著臉說,他也經常打,不過,是被打。
張青也是倒霉,怎么娶了這么一個女人,休又不敢休,活脫脫受罪,要是我,早就大耳瓜子煽上了。
。。
李逵日記(5)
.t.xt....
林沖一個人在自酌自飲,我過去跟他碰杯,其實我不喜歡他這種墻頭草性格,風一吹立馬就倒。
不過每個人都很忙,只有他閑著,有時候兩個男人在一起喝酒,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這時,王矮虎哭喪著臉從旁邊經過,林沖叫住他問,喜事你怎么擺了副喪事的臉?我們又不白吃,看你弄的這幾個菜,今天沒少賺吧?
王矮虎訕訕的說,別說賺了,賠大發了,賀禮收了一千多兩銀子,可光酒席就花了兩千兩銀子
林沖擂著桌子說道,你別瞎說,菜全是山上的野菜,魚是湖里撈的,兔子肯定也是從山上打的,沒啥本錢,怎么會花那么多銀子
林沖聲音有點大,旁邊有人看過來,王矮虎食指放嘴唇,做了個“噓”的手勢說道:酒席是宋氏酒樓操辦的
林沖“啪”的把筷子一撂,“哪個酒樓辦的也不能漫天要價”
我捅捅他的腰,小聲告訴他,酒樓老板是宋青,宋大哥的親弟弟。
林沖的臉像開了個水彩鋪,紅了又白,白了又青,滿腔怒火立馬化為烏有,板著臉開始訓王矮虎:今天的酒席真不錯,你看這野菜多新鮮,你嘗這魚湯,口感多好,這野兔,一看就是精心烹制的,收你兩千兩銀子算你賺了、、、
“那是、那是”王矮虎苦笑兩聲離去。
做人難,做強盜難上加難!
..,
(6)
txt
夜深了,我還不敢睡,我在等宋大哥。
上梁山后,宋大哥從沒有在一個地方睡超過兩晚上,有時半夜敲開我的門,有時去花榮那里,有時去武松那里,極少在他自己房子里住。他那個房子也邪了門了,不是突然起火,就是莫名被砸,真不知道他上輩子做了啥孽。
來這里睡,我沒意見,宋大哥從不睡床,來了就爬屋梁上,說是小時候睡習慣了,真不知道他有這癖好。不過早上醒來時,他總是趴在地上,鼻青臉腫,口水遍地。
今天喝醉后,我當眾問他來不來我這里睡,他陰沉著臉說不來,我知道,他肯定會來,因為他說不來的時候肯定會來,他說來的時候,肯定會不來,我早就摸透了。
半夜時分,宋大哥果然來了,咧著大嘴笑的很燦爛:黑廝,沒想到吧?
大哥如此高興,做小弟的也不能拂了美意,我裝出意外的樣子說:宋大哥,你不是說不來嗎?
宋大哥哈哈大笑說,孫子兵法云: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虛虛實實,鬼神莫測,這是兵法的最高境界
我想,要么是我太聰明,要么就是那個叫孫子的太蠢。
我突然又想,每當我自以為很聰明的時候,是不是別人也在裝著很蠢?
.,
(7)
t,,堂
遇到一個人,改變一生的命運,這是軍師吳用說的,不過我深以為然。
林沖若遇不到高俅,現在還在開封當禁軍教頭,魯智深若遇不到金翠蓮,還會在經略府當提轄。
命運,真讓人捉摸不透!我以前在江州當獄警,雖賺不了大錢,但也是朝廷在編人員,按月領工資,偶爾收點小賄撈個外快,賭賭博,喝喝酒,日子也過的逍遙自在。照這樣發展下去,娶個老婆、生個孩子,很快就能奔上小康生活?上,后來遇上宋大哥。
初見宋大哥時,心中大喜,活了二十多年終于碰到比我還丑的了。宋大哥五短三粗,咋看咋像個黑茄子,不過出手闊綽,前后送給我幾百兩銀子,當然,我也不白收,他不用打殺威棒,不用干體力活,可以隨意出入監獄、、、
讓我萬萬沒料到的是,這廝酒后居然題了反詩,其實題反詩也沒啥,每個男人心中都有個zao反 情節,喝醉后罵罵朝廷也是常事,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潯陽樓上題反詩,那可是州府指定合作單位,來往的都是官場上的人,這不是老虎嘴里奪肉,怡紅樓里泡妞!
題了也就題了,你tm還署上名,署了也就署了,署的竟然還是真名,真是沒事找抽型的!
結果被抓起來審問,這廝裝瘋賣傻,吃大糞跟吃饅頭似的,差點就蒙混過關,不過關鍵時刻沒頂住,竹筒倒豆子般從小時候偷鄰居茄子到長大后偷看女人洗澡全招了,當然包括給我送錢的事,哎!可惜那堆大糞了!
那時我還不怎么懂法,以為幾百兩銀子要掉腦袋,頭腦一發熱,干脆反了,后來知道朝廷有政策,貪污犯不判死刑,腸子都悔青了。
。.
(8)
t,,堂
這兩天沒啥大事。
晁天王三天兩頭請人喝酒,宋大哥隔三岔五找人談心。
林沖請公孫勝弄了個草人,寫上高俅的名字,每天早中晚各扎上一針。
武松和魯智深干了一架,兩人閑的無聊,猜篩子大小,贏了的煽輸了的一巴掌,魯智深連輸十八場,臉腫的跟燒餅似地。魯智深說武松出老千,武松說魯智深太笨,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
南拳北腿,你來我往,眾兄弟一聽說打架,嘩的圍了半山人,有喝彩的,有加油的,有敲鑼打鼓的,還有開盤口下賭注的、、、、
兩人打了半天,看沒人拉架,只好自己罷手。魯智深氣呼呼的說再跟武松說話他就是王八,武松說他再搭理魯智深他就是狗娘養的。
沒半個時辰,王八自己說話了,說只要武松不再跟他要賭債,就原諒他,武松也不管他娘同不同意,當下說賭債不要了,兩人和好如初。
秦明和大舅子花榮掐了一架,好像是因為秦明喝醉后跟花二妹親熱時念叨著前妻的名字,被花二妹凌空一腳踹下床,跌的頭破血流,事后據王矮虎推測,兩人當時用的很可能是江湖中失傳已久的猿搏式。
秦明是個火爆脾氣,爬起來就給了花二妹一巴掌,花榮得知后鞋子都沒穿一溜小跑進門就“啪啪”給了秦明兩巴掌。
兩人都是武將,武藝不相上下,又都是廳級領導,誰也不服誰,當下對打了起來,剛開始時秦明騎著花榮打,花二妹看哥哥吃虧上去拽著秦明的頭發來了一通虎鶴雙形,后來花榮騎著秦明打,花二妹又心疼丈夫,拉著花榮胳膊不讓打,場面亂成一鍋粥。
領導打架,我們做下屬的不敢貿然勸架,再說了,人家是親家,上去拉架說不定會被兩人合揍,都在一邊傻站著看,嘴里嚷嚷著別打了別打了,心里美滋滋的盼望兩人能夠多打一會,不然漫漫長夜沒啥消遣真是無聊死了,后來宋大哥趕到,一人給了一巴掌,兩人才算消停。
王矮虎湊的太近,也被宋大哥煽了一巴掌,活該,誰讓你離那么近!
秦明成了熊貓眼,花榮成了歪嘴巴,兩人窩在家里都不出門,花二妹也搬回了哥哥家住。秦明天天在家捂著臉哀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阮家三兄弟因為贍養老父親的事又大打出手,三人上梁山時都帶著家眷,晁天王照顧他們,特批給一套四合院,一家人一直在一口鍋里吃飯,天天因為雞毛蒜 皮的事吵架。老二媳婦嫌老五媳婦吃完飯不刷碗,老五媳婦嫌老七媳婦不打講究衛生隨地吐痰,老七媳婦嫌老二媳婦的做的飯太咸、、、、
后來請吳用去給分家,約好老父親一家呆一個月,六月份阮小二,七月份阮小五,八月份阮小七,為了防止反悔,特立字為據,簽字畫押。
七月份過完才發現當年是閏七月,老五媳婦說他們已經養了一個月,該輪到老七家,老七媳婦拿出當初簽的字據說非得等八月份才肯接老父親過去、、、、
不論晁天王還是宋大哥,都嫌這事太丟人,不愿意管,吳用當初也簽了字,不愿意自己抽自己臉,只好說得了痔瘡在家養病。
阮老爺子天天在山前大罵瞎了眼生了三個白眼狼、、、、
..
(9)
t:小``說".
今天來說說魯智深,魯智深號稱梁山泊三大猛人之一,另外兩個一個是武松,一個是我。
不過,我對把我和魯智深相提并論一直很不滿,覺得跟他齊名是對我本來就不高的智商的侮辱,所以每當別人提起他時,我總是強調:別在我面前提他,我跟他不熟,謝謝!
我雖然極力跟他拉開距離,但不知為什么,在別人眼中,我們仍是一路貨色,但我認為,我跟他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我莽撞是因為做事不計后果,由著性子胡來,他莽撞純粹是沒腦子,三歲小孩都能把他忽悠的團團轉。
武松曾對他做過簡短評價:實在。
但我覺得,用另外一個字來形容更加貼切:蠢!
看看他做的那些鳥事,我都替他汗顏。
在渭州當提轄時,被金翠蓮父女忽悠,金翠蓮本是鄭屠的小妾,因爭風吃醋被鄭夫人趕出家門,這事無論怎么說都是原配和小三之間的家庭恩怨,不干別人 事?墒墙鸫渖徱环拊V,這廝就頭腦發熱,找鄭屠算賬,結果下手沒輕沒重,失手把對方打死了。鄭屠雖不是啥好鳥,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但人家有合法外衣,是 關西著名企業家,跟州府關系密切,光天化日之下被打死,社會影響極其惡劣,經略相公也救不得他,只能跑路。
蒼天有眼,這廝在雁門縣又碰到金氏父女,結果還沒等弄明白金翠蓮拿著他白送的銀子為啥不回東京反而跑到雁門縣當小三,就被三言兩語忽悠去五臺山當了和尚。
在五臺山屁股沒坐熱,就被智清長老忽悠去大相國寺去當什么執事僧;到了大相國寺,執事僧沒當上,被智真長老三言兩語打發去看守菜園子;華州救史進時,被鳥太守忽悠的連兵器都主動扔了、、、
被忽悠一次,可能是大意,但次次被忽悠,說明這個人腦子有問題。
林沖娘子遭人調戲那次,他的表現也讓人目瞪口呆。
但凡妻子被流氓調戲,無非是丈夫在發飆,“我要殺了你”,丈夫的朋友在一邊勸,“算了算了,反正沒進去”,流氓抱頭鼠竄,“誤會誤會,再也不敢了”。
到了魯智深這里就亂了套了:高衙內抱頭鼠竄,林沖在一邊勸,魯智深在發飆,看熱鬧的都糊涂了,到底誰家娘子遭人調戲了?
.t
(10)
t--
張順的爹病危
我跟張順是老鄉,平常關系不錯,多次從他關卡偷偷下山,他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種時候自然得去看望。
聽說他爹喜歡吃蜜棗,本打算弄兩斤,去宋氏酒樓一問,得二兩銀子一斤,忒黑!我拼死拼活砍個人頭獎金不才二兩?
況且這個月俸祿只剩五兩,心想還是留著他爹死后給湊個整數吧!但又不能空手去,只好去山上采了些野蘑菇趁手。
張老爹已經病入膏肓,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
很多兄弟在,我看了一下,大體分兩種:一、是張順的部下,二、是爹還沒死的。像我這種死了爹又不歸他管的人很少。
眾兄弟有拎野味的、有提海鮮的、有送水果的、、、唯有魯智深兩手空空,這廝倒很是大方,甩給張順十兩銀子,張順哪里肯收,再三推辭
魯智深急了,冒出石破天驚的一句話:反正你爹就這兩天的事了,就當我隨禮了,行不?
眾人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張順手僵在半空,遞出去也不是,縮回來也不是。
我看場面有些尷尬,想圓圓場,搞活下氣氛,接過來說道:銀子先放我這邊吧,等過兩天給你一起隨。
估計張順也暈乎了,看到坡立馬往下滾:那也好,先放你這里。
剛說完,兩人都覺得不大對勁,一琢磨,這是說的啥話!張順和我大眼瞪小眼,無語了。
不知道張老爹是被我們氣的還了魂,還是回光返照,顫巍巍坐起來,問道:你那邊有啥親人沒?
魯智深趕緊說他全家除了他都在那邊。
張老爹說那就好辦,銀子他走時捎給魯智深家人,他死后隨禮錢另算。
魯智深哭喪著臉說,那好那好,張老爹直接捎過去能省不少買路錢。
..
(11)
t:小``說".
寧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sb說句話,這是眾兄弟對魯智深的評價。
我有時懷疑,這廝小時候是不是腦袋被驢踢過,滿腦子漿糊,而且口無遮攔,說話不經過大腦,一句話能噎死一群人。
剛上山時,見林沖第一句話就是,阿嫂如何?
林沖當時臉刷的一下就黑了,冷冰冰的說:“死了”
魯智深鍥而不舍“怎么死的?”
林沖氣呼呼的說:吃飯噎死的!
“吃魚還是吃肉?”
“、、、、”
有次喝酒,吳用喝多了,又在吹噓自己學富五車、才高八斗、謀略過人、、、
領導吹 牛 逼 吹到忘我時,正是下屬們拍馬屁的最佳時機,眾人抓住機會,紛紛附和,你一言我一語,什么肉麻話都出來了,什么空前絕后啦,什么千古文豪啦、、、、樂和拍的 最有水平,說什么“天下才分一石,吳軍師獨占九斗半”,這個馬屁無論力度還是著力點均恰到好處,眾人無不嘆服
吳用一時間飄飄然,嘴笑的都合不攏、、、
眼看晚宴就功德圓滿,這廝沒頭沒腦的來了句:軍師文采這么高,怎么連個舉人都沒中?
這一磚直接把吳用從云端拍到了人間,陰沉著臉不說話,宴會不歡而散、、、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眾兄弟沒一個不罵他腦袋缺根筋,要不是他武功高強,估計早就被黑了
、.
(12)
{t}{xt}{。f}{天}{堂
快到中秋了,開溜的兄弟越來越多。
也不怪兄弟們意志不堅定,畢竟強盜也是人,也是媽生爹養的,長年累月在外飄蕩,生死連個信都沒有,誰不想中秋時跟家人團聚一下?好歹報個平安,省的猴年馬月回家時自己墳上草都老高了,老婆領著孩子站在旁邊,嘮叨著說這土里埋的雖然不是你親爹但勝似親爹、、、
但強盜這個行業特殊,散開容易,聚起來難,所以不論哪個山頭都有同樣的規定:私自下山者,殺無赦!
為了阻止弟兄們開溜,晁天王和宋大哥捐棄前嫌,一致對內,畢竟再這樣下去,兩人就成光桿司令了
晁天王的長項是打劫,宋大哥的長項是拉攏人心,吳軍師賣弄文馬蚤別有一套,三人均對當前情況束手無策,只好召開緊急擴大會議,堂級以上干部參加,要求大家出謀劃策。
殺人放火我在行,遇到動腦筋的事,我從來都是只聽不說,因為我自己幾斤幾兩心里還是清楚的。
公孫勝獻計,看守法:在河邊設置崗哨,結果,還沒等半夜,崗哨自己溜了。
武松獻計,連坐法:分小組,十人一組,若一人逃跑,剩下的九人都砍頭,武松很天真,以為人人都跟他一樣講義氣,不肯連累兄弟。大錯特錯,當強盜的連爹媽都肯連累,還會在乎兄弟?這個法子僅用了一天就不得不緊急廢除,照這樣下去,沒等跑光倒先砍光了。
王矮虎受武松啟發,心生奇計,提議捆綁法:每個組選個組長,睡覺前把剩下的九人綁起來,結果第二天一早,組長跑了、、、、
孫二娘獻上一計,押金法:扣發當月俸祿和獎金,等過了節補上,不過這法子都老掉牙了,屁用沒有。你想想,在山寨里干,干一票拿一成,剩下的悉數上交。自己拉出去單干,干一票頂在山寨里干十票。那點破工資,還不夠塞牙縫的,沒人稀罕。
魯智深獻計,嚇唬法:抓住逃跑的人,砍了頭掛在桅桿上示眾。這個也沒用,出來當強盜的,都是看慣生死的主,都信奉腦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條好漢,沒人把命當回事。
眼見人一天天減少,晁天王和宋大哥一個勁的上火,嘴唇都起泡了,仍無濟于事。
。 t
(13)
t××xt×小×說××天×堂
今天廳級干部開會,晁天王下了軍令狀,誰部下再開溜,就砍誰的狗頭。
花榮是我的上級,回來就召集我們堂級干部開會,殺氣騰騰的說:我的狗頭保不住了,你們的狗頭也別想保住。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廳級干部跑了,砍誰的頭?不過張了張嘴,沒敢問。
散會后我立馬召焦廷、鮑旭和李兗開會,他們三人是我統轄的地級干部,照例把領導指示傳達一遍,這三個鳥人嚇的汗都出來了。
散會后三人一溜煙跑了,肯定是去召集下屬開會,不用猜我都知道他們說什么、、、
我以前總覺得自己不夠沉穩,遇事慌里慌張,很羨慕那些辦事沉穩的人。
現在我算明白了,火燒房頂還在喝茶聊天的,燒的必定不是自家房子,孩子掉到水井里還不急不躁的,肯定不是自家孩子。
一貫沉穩的晁天王這兩天變得急躁,走路四平八穩的宋大哥,現在也開始小跑。
我想,若能想出辦法解了山寨的燃眉之急,那我這次升廳級干部的事就十拿九穩了。
不過我這榆木腦袋肯定想不出,但我知道有個人肯定有辦法,朱武。
朱武平常獨來獨往,不顯山不露水,天天一副憨樣,表態時從來都是雙手贊同,發言時總是高呼領導英明,提意見時從來都是領導注意身體之類的話、、、從不表露自己的真實想法。
但我認為,山寨里最聰明的非他莫屬,其謀略比吳用高出一籌,其心機甚至比宋大哥還要深、、、
不知咋回事,吳用似乎不大喜歡他,看他的眼神總是怪怪的,還處處給他難堪。
宋大哥似乎也不怎么待見他,提起他來總是冷笑、、、
領導不喜歡的人,眾兄弟也都識趣的離得遠遠的。不過我經常去找他,倒不是我喜歡他,而是沒辦法,我不識數,后勤處那幫王八蛋經?丝畚屹旱,所以我每次去領俸祿總是喊他一起,好給我把把關。
有次我下山搶了二百兩銀子,提成按一成算,竟然給我算成十兩,幸好朱武在,當即指出數目不對,重新算了一下,應該是十五兩。那次他干了票小的,搶了五十兩銀子,領了十兩提成,我又送給他一兩當做感謝。
這廝正喝著小酒,唱著小曲:虎為百獸尊,百獸伏不動,若逢獅子吼,虎又全沒用、、、
那表情,很享受,像射了似地,或者正在射似地。
我說現在領導們束手無策,都準備拿行李散伙,你有啥好辦法?
朱武說,士兵們逃走,無非是覺得在山寨因為沒有希望,只有給他們希望,他們才會留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招安!
..。
(14)
_
當我興沖沖的跑去告訴宋大哥時,宋大哥臉上陰晴不定,問是誰想出來的,我不想出賣兄弟,就說我自己想出來的。
宋大哥不信,這個正常,換做是我,我也不信。一番威逼利誘,又講了一通大道理,我還是不招,宋大哥最后問我兄弟是干啥用的?
我雖然粗魯,但還是很講義氣的,說兄弟就是兩肋插刀,肝膽相照
宋大哥搖搖頭說,所謂兄弟,就是平常在一起喝酒解悶,關鍵時刻用來出賣的。
我一想,似乎有點道理,讀書人看問題就是不一樣,就把朱武賣了。
宋大哥冷哼一聲,說果然是這廝,那一刻,宋大哥眼中似乎有殺氣。
出來后,心中越想越不對,我跟宋大哥是不是也是兄弟?、、、、
聚義廳貼出告示,中秋節后,朝廷會招安,到時候兄弟們都加官進爵,榮歸故里,這一招果然奏效,不但沒人再開溜,以前開溜的又跑了回來,梁山泊一時人滿為患。
..
(15)
t xt ~小 說
今天宋大哥請客吃飯,自然少不了我,不過他沒請我,是我主動去的,反正是公款,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
赴席的有吳用、蔣敬、樂和、顧大嫂和王矮虎等一干鳥人
以前無論誰請客,吳用必不可少,請他吃飯的人都擠破門檻,他每天不是正在酒場上,就是正在趕往酒場的路上,號稱梁山泊頭號飯桶。
我很是羨慕,以為是因為吳用有文化,懂禮數,跟兄弟們感情好。后來山寨高層領導職務調整,吳用專管兵馬調配,錢糧報銷劃歸蔣敬,吳用就不吃香了,現在逢宴必請的成了蔣敬。
吳大飯桶郁悶了好長時間,天天嘟囔世態炎涼、人心不古、、、詛咒蔣敬吃魚卡死、吃飯噎死、喝酒嗆死、、、
不過我很高興,終于解開了心中的疙瘩:別人不請我不是因為我上完廁所不洗手,也不是以為我吃飯不用筷子,更不是因為我長的丑,而是因為,我不在那個位置上!
有時我惡毒的想,是不是放條狗在那個位置上,也會如此受歡迎?
--
(16)
t..
顧大嫂顯然有備而來,臉上厚厚一層白粉,黑底白邊,像是驢糞蛋上涂了一層霜,脖子上掛串指頭粗的金鏈子,活脫脫一個地主婆。
王矮虎悄悄告訴我,那串金項鏈是假的,我問他怎么知道,他說顧大嫂洗澡時,金鏈子竟然漂在水面上。我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哪里不對勁,又一時想不起來
顧大嫂雖然剛上山,但人緣極差,很多兄弟都恨她,而且不是一般的恨,是恨之入骨的恨。
事情還得從攻打祝家莊說起,那時,宋大哥剛上梁山,對周圍敵情不熟,被晁天王忽悠去打祝家莊。
宋大哥眼高于頂,自詡熟讀兵書,拿下小小祝家莊不在話下,帶著一干小弟屁顛屁顛去了。
沒想到祝家莊是塊硬骨頭,眾兄弟被打的屁股尿流,宋大哥先鋒印也扔了,兵器也不要了,騎馬狂奔三十里,鞋子都跑丟了一只,差點做了俘虜,幸虧我及時趕到救了他。
不過宋大哥每次提起這茬時,總說那是誘敵深入,真他媽沒意思,逃跑就是逃跑,還裝什么大頭蒜!不過宋大哥有這本事,打死不認,那怕被人堵在被窩里,也會大喊一聲:老子還沒進去!
山寨的士兵大多都是地痞流氓,什么陣法、戰法根本不懂,只知道舉紅旗時一窩蜂的往前沖,舉白旗時扔了武器就溜、、、打群架還可以,打仗基本沒戲
我們屢戰屢敗,最后吳用出了個絕妙主意,在軍中散布流言,說祝家莊的女人個個前凸后掘、貌美如花。最后宣布,攻破祝家莊后,誰抓到的女人算誰的。同時派顧大嫂潛入祝家莊做內應。
消息一公布,兄弟們立馬跟打了雞冠血似的興奮,再次交戰,個個奮力殺敵,死戰不退,時遷夠爺們,被打斷了兩條腿,還不停的往里爬、、、
當眾兄弟渾身血污挺槍沖進去時,晚了一步,顧大嫂不知是嫉妒那些女人漂亮還是想獨自伺候眾兄弟,已經把祝家莊下自八歲上至八十歲的女人全砍了
那時眾兄弟還不認識顧大嫂,滿腔欲火無處發泄,一下子炸了營,蜂擁到中軍大帳,揚言要輪了顧大嫂。
宋大哥和吳軍師急得團團轉,手下這幫流氓已經紅了眼,估計弄幾頭大象來都不能幸免。兩人正在考慮要不要抓個煙花女子來頂包平息眾怒時,顧大嫂自顧自 爬到中軍大帳頂棚上,面對黑壓壓的挺槍流氓,一聲獅吼:老娘就是顧大嫂,聽說你們想輪我,來啊,你們是一個一個來,還是一起來?
眾兄弟抬頭一看,只見一中年婦女威風凜凜,叉腰而立,黃牛眼、鷹鉤鼻、招風耳、、、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眾兄弟大倒胃口,欲火頓泄,垂頭喪氣的離去。
王矮虎當眾大喊:你他媽脫光衣服追八公里,回頭看一眼算我流氓、、、
一個在山寨呆了十幾年的老兵,沖鋒時最勇猛,被打的也最慘,頭眼歪斜,渾身血窟窿,奄奄一息,說死前有最后一個請求,摸一下女人,也不枉白活一生。
顧大嫂同情心大起,放言摸哪都行,滿臉悲壯的把身體湊過去,老兵只看了一眼,登時死絕,臨終遺愿:我操,白日見鬼了。
顧大嫂成了全山寨男人的公敵,眾兄弟喝醉酒就問候她姐她媽她姥姥,惟獨不敢問候她本人。
..
(17)
txt?小?說?天堂
初次喝酒,客套話是免不了的。
宋大哥領了三杯酒,第一杯酒,祝愿當今天子福壽安康,高俅等四J臣斷子絕孫早日死光光。
這是宋大哥每逢喝酒必說的一句祝酒詞,我每次聽到后都忍不住想笑,真不知道皇帝老兒聽到后會有啥感想。
第二杯酒,歡迎顧大嫂加入前途無量的強盜行業,說這個行業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鼓勵她硬起心腸,努力殺人,使勁放火、、、
顧大嫂說她以前只是個開酒店的,隔行如隔山,對這行的規矩不大熟,希望宋大哥以后多多指教。
第三杯酒,歡迎顧大嫂在競爭激烈的山頭中選擇了梁山,宋大哥列舉了梁山近幾年的業績,打敗了曾頭市、祝家莊等朝廷認證單位,先后兼并了清風寨、二龍山、桃花山等山頭,下一步的目標是爭取得到朝廷認證
顧大嫂感謝梁山能夠收留她,給她一個展示自我能力的機會,發誓一定不辜負宋大哥期望,早起搶劫,晚睡偷竊,盡早成為一名合格的強盜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你來我往,酒越喝越高,一群人開始瞎扯。
喝醉了有個好處,可以趴在那里靜靜的看別人的丑態
蔣敬摟著吳用的肩醉醺醺的說,他對山寨的安排也很意外,不是故意搶吳用飯碗,吳用一臉真誠的說他本來管事就多,忙不過來,蔣敬幫他分擔他正好清閑、、、、
王矮虎拉著樂和的手痛說女人不可靠、、、
顧大嫂稱贊宋大哥仗義疏財、義薄云天,宋大哥惡心死人不償命,稱贊顧大嫂福態端莊、心廣體胖,我一時忍不住去外面吐的昏天暗地、、、
等回屋時,宋大哥又喝高了,這廝賊性不改,喝高了就要作詩,想起來就來氣,要不是他亂作詩,估計我現在都升成院長了
王矮虎把早就準備好的紙筆遞過去,滿臉諂笑
宋大哥借著酒勁作詩一首,“星空很藍,一道銀河分兩邊,這邊是天,那邊也是天、、、、”
吳用率先叫好,說此詩對仗工整、意味深長,有李太白之風
顧大嫂和王矮虎也齊聲稱贊
樂和當即譜上曲編成歌
我心里暗罵王矮虎:你他媽大字不識一個,懂個屁,就知道拍馬屁!
晚上臨走,我把詩要過來,說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宋大哥很高興,拍著我肩膀說年輕人要好好學習,我心想老子我都快奔三的人了,還學個屁。不過話到嘴邊變成:那是那是,我一定不辜負大哥栽培!
出來后徑直去了朱武那里,這廝正在看春宮圖,我把詩遞給他,讓他點評一下
朱武瞟了兩眼,罵道:這是什么狗屁詩詞,要對仗不對仗,要押韻不押韻,文不文古不古,簡直狗屁不通、、、
罵了半天,這廝才似乎感覺哪里不對,問是哪個鳥人做的?
我說是宋大哥那鳥人作的
這廝楞在原地足足有一分鐘,嘴巴張的大大的,像瀕死的鯰魚,低頭把詩詞又看了一遍,突然一拍桌子,驚道:哎呀!剛剛一時迷糊沒看出來,這首詩詞果然奧妙無窮,表面淺顯易懂其實內藏玄機,不但蘊含哲理,而且、、、、
我哈哈大笑,告辭出來,抬眼看天,今夜的天空的確很藍
//
李逵日記(18)
[email protected]`$
今天聚義廳開會,晁天王提了兩項建議:一、中層干部調整延期到中秋節后,二、中秋節期間嚴禁送禮。
第一項提議老掉牙了,意料之中,每次臨近過節,總是傳言要動干部,弄的人心惶惶、個個上躥下跳。
我現在是堂級干部,前幾天又立了一功,估計這次提拔廳級干部的事有戲,不過不能大意,得抓住這次機會好好加把勁。
送點什么好哪?
朱武那廝曾說過,送禮是門高深的學問,雖然人人都學過,但大部分人只知皮毛,極少有人能掌握其精髓。
送禮一定要恰到好處,十兩銀子辦到的事,你三兩,誠心惡心人,送九兩,功虧一簣,送二十兩,明顯不劃算。
朱武將送禮分三種境界,最高境界:雪中送炭,中等境界:錦上添花,最下境界:適得其反。
雪中送炭,就是缺什么送什么,掉井里送繩子,掉海里送木頭,他一定會銘記在心,這是最高境界,不花錢,但能讓對方記你一輩子。據朱武說,達到這種境界的人萬中無一,他所認識的人中只有一人,那人叫高球,現在已經是太尉,總管全國兵馬調配。
錦上添花,別人送女兒紅,你也送女兒紅,別人送狗肉,你也送狗肉,送了等于沒送,沒啥新意。大多數人只能停留在此種境界,一生難以突破。
適得其反,人家孩子前腳被狼撕了你后腳就去送糖葫蘆,老娘剛被和尚拐跑了你就去送貞節牌坊,還特別強調是純金的,鉆石的都沒用!這就是典型的沒事找抽型的,魯智深就是這個類型,本來還想不起你這號人,自己倒貼上去了。
我聽后大受啟發,真是聽君閑扯淡,勝讀十年書。
晁夫人這兩天總是跳腳罵娘,晁天王唉聲嘆氣,估計是內功不行,送兩只千年王八給補補。
宋大哥那邊不知缺點啥,這兩天得找宋青摸摸底,得送到點子上,不能花冤枉錢。
吳用這次就不送了,這次調整干部他說不上話、、、
晁天王臉皮也忒厚,提第二項建議時,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鳥樣,瞪著眼睛,拍著桌子,警告在坐的干部中秋期間禁止收禮,否則嚴懲不貸。但沒人當真,說 的人當放屁,聽的人也當放屁,誰當真誰是棒槌。但棒槌還真有,比如剛上山的顧大嫂,會后逢人就說上梁山是她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沒想到梁山是如此的清 明、、、本想點播點播她,但突然想到他丈夫孫新也在提拔的紅線上,也就忍住沒說、、、
宋大哥今天很奇怪,以前凡是晁天王贊成的他都反對,今天不但沒反對,反而補充了兩條提議,中秋節期間禁止打架動刀,嚴禁喝醉酒后下山qj婦女。
很多兄弟上山前都是當地一霸,橫著走慣了的主,脾氣火爆,湊在一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為騾子他爹是馬還是驢的屁事都能打一架。急了就動刀子拼個你 死我活。比如魯智深,見誰都自稱灑家,這是關西話,就是“老子”的意思,見面就自稱老子,誰也不樂意,為這個口頭禪打了無數架,跟楊志拼過、跟史進干過、 跟武松單挑過,總之,打平了的都成了兄弟,輸了的都被他咔嚓一刀結果了,要不是他武功高強,估計早就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山寨屢禁不止,后來只能規定,打架可以,但不能動刀。
逢年過節,山寨必有酒會,很多兄弟憋了大半年,喝醉后就跑下山伺機qj良家婦女。
每次過完節,山寨消停了,山下熱鬧了,方圓幾十里的女人哭喊著上吊自殺的,尋死覓活跳河的、、、我一直搞不懂,她們是晚上被qj的,為啥非得等到大白天的再嚷嚷、、、、想不明白
宋大哥嫌壞了山寨“替天行道”的名聲,想了很多辦法,還是禁不住、、、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bvhjzv.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33
山东快乐扑克3app